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新基建时代,长沙有多“长”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作者:刘丰 2020-06-17 09:04

“新基建”是今年两会的热议话题,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2020城市新基建布局与发展白皮书》谈到,在新基建的布局与发展中,城市可以打造具有较强特异性和竞争力的核心优势。这体现的是一种“长板效应”的思路,围板长短不一的木桶,只有向长板一边倾斜,才能够装最多的水。这也契合了互联网时代,优势才是王道的理论。笔者看来,长沙正是运用了“长板效应”,在整体推进同时,在关键点、要害处发力,把长板拉长,形成自身不可替代的优势和特殊吸引力。

乘势而上,放大传统优势产业,使强者逾强

制造业是长沙的特色,更是长沙的优势,作为全国17个“万亿俱乐部”一员,制造业在长沙经济总量中占比高达40%,拥有新材料、汽车等多个千亿产业,其中工程机械产业已超2千亿。制造业对长沙的意义不言而喻,制造业强则长沙经济强,制造业占据产业高地则长沙占据发展高地。对这一点,长沙的决策者有十分清醒的认识。

笔者看来,在制造业转型升级上,长沙已经形成了政策支持+产业链带动+重点企业引领+新基建赋能的“长沙模式”:

政策上,近几年,长沙密集出台《关于振兴长沙工业实体经济的若干意见》《长沙智能制造三年行动计划》“制造业高质量发展20条”等干货满满的政策,真金白银支持制造业转型;

产业链上,长沙建设22条工业新兴及优势产业链,“三智一自主” (即智能装备、智能汽车、智能终端和信息安全及自主可控)是其中重中之重,通过建链、补链、延链、强链,形成产业链上下游集聚发展的局面。这次疫情对中国产业发展有一个重要启示:供应链、原料链不能拉得太长、布得太散,而应相对集中。长沙的做法正顺应了这一趋势。

重点企业上,三一重工的灯塔工厂、华曙高科的工业级3D智能制造示范基地、山河智能的“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等一批企业已基本实现了生产过程的全数字驱动,通过数字化建设,三一重工等企业将实现“产能提升50%,人力需求减少60%,场地压缩30%”,同时示范带动4万余家长沙工业企业数字化改造,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升30%以上。

(图丨三一重工“灯塔工厂”)

(图丨山河智能的“数字化车间”)

新基建发展上,长沙积极推动5G+工业互联网应用。作为全国首批5G应用城市,长沙基站建设增速全国第8,3年内将建成5万个5G基站,实现全覆盖。中电互联在“5G+工业互联网”融合创新应用上开展了大量探索,建设运营的“中电云网”平台在“中国工业互联网50佳”中居第15位。三一重工的“树根互联根云”是国家10个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接入的各类工业设备超过56万台,覆盖95%主流工业控制器、支持350+种工业协议解析、赋能细分工业行业超过70个,连接高价值工业设备超过5000亿元,支持超过45个海外国家和地区的设备接入,客户及合作伙伴数量超过300个,被称为全国机械工业最强“大脑”。

“长沙模式”的效果正在逐步凸显,虽然面临疫情考验,长沙制造业发展却大放光彩,1-2月规模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位居全国第一,一季度引进投资额2亿元以上的产业链重大项目20个,计划总投资343.8亿元,比去年同期多9个,80余个重点制造项目全面启动,预估总投资1700亿元,其中就包括总产值100亿元的长沙造鲲鹏服务器项目。另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长沙制造业的领军企业三一重工市值超过小松,成为全球工程机械行业第二大企业。而今年以来,长沙新增5家上市企业,已上市企业达73家,居中部第一,其中大部分为制造企业,另有263家拟上市(挂牌)企业,其中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占比高达80%,“头部企业”引领加大批优秀企业聚集,形成了强大的发展后劲。全国两会期间,长沙提出要借力“新基建”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全球智能制造高地,这或许就是长沙的新目标。

(图丨由湘江鲲鹏公司研发制造的首台“长沙造”服务器正式下线)

敢为人先,提前布局新兴产业, 抢夺先发优势

近日,赛迪顾问发布《2020年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资潜力城市百强榜研究》白皮书。长沙名列全国城市百强榜第3名,仅次于北京和深圳。这意味着,在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上,长沙已经处于全国领跑地位。

长沙何以能在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上力压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笔者看来,秘诀有三,一是决策者对新兴产业发展的敏锐把握和提前布局,二是打造场景吸引产业集聚,三是引入创新资源和平台打造产业生态。

(图丨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

长沙智能网联汽车布局早,2016年,长沙就在全国率先启动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建设;2018年,湘江新区智能系统测试区开园,被工信部授牌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2019年,“双100”项目(100平方公里城市范围开放道路和100公里高速开放道路)启用;2020年,发布培育扶持龙头企业的智能汽车“火炬计划”和“头羊计划”,等等,可谓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实。

丰富的场景打造,是长沙的特色和亮点,由于自动驾驶技术在商业化前需在模拟环境中进行大量测试,而测试场所需要的投资和土地资源,绝大部分科技企业无法承担。因此,大量企业都选择围绕测试场布局发展,测试场也成为布局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城市的重要抓手。相比其他城市的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长沙提供了更丰富的场景,包括封闭式测试区和开放道路城市环境,涵盖228个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景。2020年,长沙又先后发布两批191个应用场景,包括 “基于5G的智能网联场景开发与应用”等一大批智慧交通项目。这些项目与场景为企业测试、应用、加快商业化进程提供了难以比拟的机会,所以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吸引了340多家智能网联汽车头部企业及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集聚长沙。

 (图丨第二批67个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应用场景发布)

而大力引入创新资源和平台也是长沙的聪明之举。在新经济产业发展过程中,平台型企业及研究机构在培育产业、带动生态上作用巨大。从2018年引进国内最有影响力的自动驾驶平台Apollo 平台开始,长沙已先后与北京地平线合作成立湘江地平线人工智能研究院,与京东集团联合打造京东无人车测试示范基地,引入德国舍弗勒中国智能驾驶研究院, 2020年,全球首个华为自动驾驶云服务也落地长沙,这些在行业具有领先地位的大平台、大企业既能够为众多的合作伙伴提供技术赋能,更为长沙打造了全新的产业生态,具有“一业带百业”“一企带百企”的效果。

(图丨长沙无人驾驶出租车)

2020年4月,长沙率先全国面向公众开放无人车大规模试运营、上线智慧交通,这标志着长沙的智能网联汽车已从前期的产业生态构建逐步迈入实际应用阶段,这是技术和产业逐渐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

抢抓风口,深耕垂直领域,打造新经济核心竞争力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经济遭受巨大冲击,但危机中也孕育着新机。在这一点上,长沙反应相当敏锐,2月中旬就发出“软件产业再出发”口号,颁布三年行动计划,打造移动互联网及应用软件产业链,要实现营收1500亿元,年均增长25%以上,企业数量3万家,从业人员30万人以上目标。这也意味着,长沙将新崛起一个千亿产业。软件业是抢占新一轮产业发展制高点的“牛鼻子”,长沙的做法体现了抓当前与抓长远的结合,而且在这一领域也长沙有独特优势。

首先是差异化发展。长沙的移动互联网发展迅速,近几年持续保持每年60%以上的高位增长,致力于打造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第五城。但与北、上、广、深路径不同,长沙以移动生活作为主要发力点,互联网企业从电商、游戏、教育、新媒体等方面,多角度呈现了互联网可预见的移动生活场景带来的改变和创新。一批龙头企业迅速崛起,带动了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截至3月底,“互联网+教育”领域,拓维信息在线学习中心平台访问量超过1.89亿人次,全年销售额目标超20亿元,潭州教育新增注册用户13.1万人,累计注册用户已达到904万。而作为湖南最大综合型移动游戏公司,草花互动一季度营收2.1亿元,同比增长46%。长沙高新区今年一季度新增移动互联网企业218家,上半年有望突破1万家。

其次是深耕垂直领域。长沙在全市构建了“一园五区两山”新经济产业格局,每个园区发展各有侧重。以“两山”中的马栏山视频文创园为例,长沙媒体业发达,是世界媒体艺术之都,马栏山以5G超高清等技术为切入点,致力打造“中国V谷”,大力推动5G+4K/8K超高清视频产业,同时抢抓线上办公、娱乐、医疗、教育等“视频+”产业发展机遇,本土企业芒果超媒市值已过千亿,并吸引阿里文娱、优酷、网易游戏、爱奇艺等近400家行业头部企业入驻。4月,中国首个5G高新视频多场景应用重点实验室在长沙马栏山视频文创园挂牌,5G+4K/8K超高清制作云平台已完成桌面云部署,为湖南卫视《歌手?当打之年》等节目提供4K直播,开国内视频产业先河,全国领先的视频文创生态体系和“北有中关村、南有马栏山”的战略构想已初步成型。

(图丨马栏山视频文创园)

最后是打造创新生态。长沙有很好的科教资源,依托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高校、科研院所优势,重点从互联网+文化创意、大数据、人工智能、信息服务等领域进行产业导入,打造产教城融合大平台,启动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软件产业生态圈共建计划、大科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产业发展联盟,共建岳麓山国家实验室等一批科技创新平台。在创新人才的引进上,长沙也是“蛮拼的”,长沙是最早加入抢人大战的城市之一,“人才新政”22条闻名全国,除了吸引覆盖全球90%以上开发者和70%以上IT专业人士的中国开发者社区CSDN、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等创新平台落户长沙,集聚高端研发人才,更以其“房价洼地”“最具幸福感城市”“每千人床位数排名全国第一”等资源吸引人才流入,2019年长沙人口新增近24万,排名全国第7。

在赛迪顾问看来,长沙在智能网络汽车发展上与一线城市实现了差异化,各有侧重,各有千秋——北京“搭基础”,上海“靠造车”,广州、深圳“做技术”,长沙“建生态”,事实上,在其他多个方面长沙也探索了适合自身特点的用新基建全面培育新兴产业的新模式。

有人说,新基建既是城市发展的新赛道,也是转型发展的新拐点,相信只要不断发展壮大优势产业、保持持之以恒抓实体经济的定力、对新机遇的敏锐洞察、快人一步的决断,长沙必将带给人们更多惊喜,吸引更多目光。

(作者: 刘丰)


(编辑:张敏)